鲨鱼百科

广告

魔鬼鲨吃人吗?

2011-10-15 19:36:11 本文行家:王逸铭

任何一种动物都有权选择它自己想要的生活,我们没有权利去强迫它们为我们服务和贡献生命与身体。



 

加布林鲨鱼加布林鲨鱼


 

“魔鬼鲨”舍身救子

 

任何一种动物都有权选择它自己想要的生活,我们没有权利去强迫它们为我们服务和贡献生命与身体。

发现鲨鱼

 

那是4月一个晴朗的星期三,我们一行12人进入了一艘性能优异的潜水艇,开始了我们的大西洋海底之旅,带队的人是50岁的弗吉尼亚大学的生物教授戴蒙先生,他热情而健谈,对海洋生物的研究非常广泛,几乎对每一种海底生物的生活习性和特点都如数家珍。就在这时,我忽然发现窗口右侧的鱼群忽然四散逃去,一瞬间那些小鱼就都不见了踪影。接着一大一小两个阴影游了过来,天哪,那是什么样的鱼,灰色的闪着金属光泽的鱼皮,长相非常丑陋凶狠,鼻吻比以凶猛残忍著称的虎鲨还要长还要尖,那锐利的牙齿,就像一把把直立的三角刮刀,寒光闪烁,样子十分狰狞可怕,让人不寒而栗。戴蒙先生激动地说:“这就是加布林鲨鱼,非常珍贵的,我们从来都没有过加布林鲨鱼的完整标本,太难得了,这次居然被我们遇到了。”

加布林鲨鱼是一种凶猛的噬人鲨,只在深海活动,凶猛异常,人们都习惯地叫它“魔鬼鲨”。它也是极为特殊的一种鲨鱼。当它被围入渔网几经挣扎不得脱身时,会通过自身类似鱼鳔的肌体压强变化,而膨胀起来,最后自行爆炸成大大小小的碎块,宁肯粉身碎骨也不愿被人活捉,很有点宁死不屈的骨气。所以直到现在,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捉到过一条完整的加布林鲨鱼,人们通常见到的不过是魔鬼鲨的碎块而已,断口都参差不齐,极像砖石或瓷器破碎后的样子。它们厚厚的皮肉很少有韧性和弹性,特别是鱼皮就像陶瓷制品一样硬。爆炸后的魔鬼鲨鱼片就像我们平时打碎了一件瓷器,断口完全可以拼接在一起,分毫不差。

正在这时,只听见很多人都在大喊:“太好了,快跟着它们,我们要拍下它们的照片,这绝对是一条母鲨带着它的孩子,或许我们能把那条小鲨鱼完整地带到陆地上去。准备好撒网。”吉拉高声叫道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恨不得立刻冲进海里把那条小鲨鱼抱进来。此时,戴蒙先生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,顿时所有人都静了下来,“我们将跟着这对鲨鱼,看是否有机会捉住它们,但大家不要抱太大的希望,许多年来,还没有一条加布林鲨鱼能完整地保存下来。它们的性情非常刚烈,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条小鲨鱼,如果真能成功的话,那我们这次考察将使对加布林鲨鱼的研究获得突破性的进展。”潜水艇悄悄地跟在它们身后,等待着捕捉的时机。

 

母子情深

 

显然那条小鲨鱼出生不久,它紧紧地跟随着它的妈妈,时时小心地躲到妈妈的身子下面。小家伙很容易受惊,总是小心翼翼的,一点阴影都会让它感到害怕。我忽然有些奇怪,通常鲨鱼每交配一次,至少要生出7条以上的小鲨鱼,但这条鲨鱼怎么只带了一个孩子呢?戴蒙先生解释说:“鲨鱼是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的。它们也有很多敌人,当小鲨鱼出世以后它们便要迅速地适应环境,学会照顾自己,否则就会有被吃掉的危险。这条小鲨鱼看起来没出生几天,它的兄弟姐妹肯定都已经消失了,所以我们要小心,它的妈妈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它的。”

由于鲨鱼的两眼长在头部的两侧,所以母鲨几乎可以感觉到各个方位的光线,我们特别注意熄灭了潜水艇的高亮度灯光,只留下一些小灯来照明,尽管如此,那条母鲨还是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,因为它的触觉主要是靠皮肤表层下面的神经末梢网感觉的。它对我们的潜水艇保持着警惕的状态,动作迅速而灵敏。我们观察着它们的一举一动。那条母鲨非常疼爱自己的孩子,它时不时地放慢速度,等小鲨鱼游过来,又专门带它到有鱼群的地方去,而它自己却不吃什么,在那里耐心地等待着。当它看到小鲨鱼已经可以迅速而准确地捕食鱼群时,表现得很高兴,猛地冲了一下,吞吃了很多鳕鱼。原来做妈妈的早就饿了,为了教孩子捕食才忍住饥饿,没随意袭击。

小鲨鱼很快就吃饱了,开始围着妈妈撒娇,它不再去注意身边游过的鱼群,哪怕是肥美的鲟鱼也不屑一顾,这显然激怒了母鲨。当小鲨鱼调皮地游到妈妈尾巴旁时,这个严厉的母亲忽然施行了家法。只见母鲨的尾巴猛地扫了小鲨鱼一下,可怜的毫无防备的小鲨鱼,顿时被甩到了一块礁石上,我们很多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,生怕出现什么意外,还好,小家伙没有受伤,可是看起来被吓得不轻,它慢慢地靠近自己的妈妈,眼睛里露出委屈的神情,而母鲨依然在前面游着。

“这是母鲨在教育自己的孩子,”吉拉说,“它要求自己的孩子尽快学会捕食之道,知道鱼群的区域和捉鱼的技巧,能尽早独立。”她看看我们,又补充道:“这真是种聪明的鲨鱼,很多鲨鱼根本就不去管自己的孩子呢。” 

惨烈营救

 

我们的潜水艇慢慢接近了小加布林鲨鱼,大家急切地等待着。戴蒙先生把镜头对准小鲨鱼的时候大喊了一声“放!”只听见闷闷的“咚”的一声,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地向两条鲨鱼扑来,小鲨鱼没有母鲨反应迅速,它被罩进了网中。母鲨有段时间消失了,我们高兴极了,拖着小鲨鱼慢慢上升,要回到港口,那个小家伙在网中极其不安地游着。“它的妈妈会回来救它的,我们必须多加小心。”吉拉这时比较镇静了,她不安地看着窗外,等待着母鲨的出现。

忽然潜水艇剧烈地摇晃起来,很多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我更是感到天旋地转,等好不容易平息下来,我发现窗外正在进行着一场艰难的营救。那条母鲨冲了回来,它正在拼命地撕咬着渔网,小鲨鱼见到妈妈,更是拼命地在里面挣扎,它们的嘴都已经被渔网上的倒刺划破,鲜血一缕一缕地飘在水里,染红一片。在撕扯渔网没有成功的情况下,母鲨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来者不善,它愤怒地向潜水艇发起了攻击。先是猛力撞击着潜水艇的头部,企图阻止它继续向上升,接着又疯狂地四处乱撞,它锋利无比的牙齿一次又一次从窗外闪过,那张大嘴好像在咒骂着什么,又像是绝望地企求着什么。

我们继续上升,已经可以感觉到水中的亮度在一点点增加。母鲨的进攻也因此变得更加凶猛。那条母鲨见营救无望,扭头去看它的孩子,它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我们,眼睁睁看着孩子在网中费力地挣扎,很显然,这条出生没几天的小家伙已经没有力气了,动作迟缓了许多。忽然母鲨张开了血盆大口,恶狠狠地咬向了它的孩子……“天哪,它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意图,它是要把小鲨鱼咬碎,不让我们完整地带走它。”一个穿白色上衣的男子喊道。

我们谁也无法去阻止这一暴行,换句话说,我们谁也没能想到母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大家挤在狭小的窗口,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疯狂的母亲凶狠地隔着渔网撕咬着它的孩子。小鲨鱼被渔网裹得紧紧的,几乎无法动弹,只能任由母亲把自己咬烂。鲜血汹涌地喷了出来,一片红色的海水过去,我们看见一片片碎肉从渔网中撒出。小鲨鱼很快就一动不动了,但它的妈妈却还没有放弃撕咬。我们都目瞪口呆,大家已经忘记船身的剧烈摇晃,两眼直直地看着那头母鲨,看着它把自己的孩子无情地撕碎。

 

“爱”的自杀

 

这次将小加布林鲨鱼带回研究的愿望彻底破灭了,我们只好返航,那只渔网里还有着小鲨鱼尸体的一大部分,但因为无法将渔网撕开,我们只好拖着它前进。那条母鲨依然不屈不挠地紧跟着我们。有几次因为水流的原因,小鲨鱼的尾巴摆动了一下,它的妈妈先是欣喜若狂地冲上去,以为自己的孩子又活了过来,等到发现不过是假相时,又加倍愤怒地撕咬起来,把小鲨鱼的尾鳍都咬碎了。看样子,它会一直就这样跟着我们,直到它再也不能前进为止。甚至有一次,它死死地拖住渔网,企图不让潜水艇前进,但结果却是枉然。

周围的景物已经越来越清晰,我们能够看到浅水域里的鱼群了,海面上一定有着很好的阳光。母鲨的行动越来越吃力。生活在深海里的鱼是无法忍受浅水环境的,我想它很快就要放弃跟着我们,回到它自己的领地去了。“快看,还有几米我们就可以到海面了。”有人高兴地喊着,可这时才发现,那倔强的母鲨依然跟随着潜水艇,在幼鲨尸体边游着,只是,它的身体好像膨胀了起来,变得很肥大,那双凶狠的小眼睛也有些向外突起,看起来非常恐怖。戴蒙先生看着这条母鲨不禁身体一颤,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:“哦,上帝,它要做、它要做什么?”话音未落,只听到窗外“轰”的一声,潜水艇受到了激烈的震荡,等到我们回过神能够再向外看的时候,四周的海水已经全被血染红了,到处都是一块一块的碎肉块。

那条母鲨自杀了!它把自己爆炸成了无数个碎片,散在这片海洋里。船舱里安静极了,一直到上岸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王逸铭我是一名热爱自然、热衷海洋探秘的少年。不光喜欢收集生命科学知识、了解自然传奇故事,尤其喜欢结交一些相同爱好的朋友,希望鲨鱼百科成为我们相互交流的空间、共享资源的平台。

行家更新